燕皮小馄饨

【全职高手】那些不愣说的秘密12 [ALL叶/周叶主]

 超级没存在感的杀手终于上线享受主角般的待遇…………


会场内外众人心中流窜过的种种纷杂凡念此刻都并没有影响走廊上这方并不宽敞的空间——

郑轩在交出手机又主动搜出了自己全身上下所有的零钱整钞包括裤袋夹缝里夹着里的一分钱硬币后,获得了叶修大神赋予的“下周和老韩一对一格斗训练~”的Debuff。欲哭无泪的郑轩抚摸着内心终于安静下来但全部呈现着名画“呐喊”状的羊驼们表示调戏大神真是压力山大啊~~~           


看着已经悲伤得流成河的郑轩,为了防止叶修再度把矛头丢回到自己和微草小队身上,王杰希不动声色地抬眼看了看走廊里挂的时钟:“时间快到了,让‘客人’等不好吧?”

他说的“客人”当然不是那些名为参加婚礼实为看戏,呃,不,布点抓捕的同僚,而是那个自认为藏身暗中准备伺机而动的杀手。虽说现在那个杀手是看不到他们,不过,该演的戏还是要演,万一哪里引起对方怀疑就麻烦了。


于是都收敛了调笑,除了郑轩还抚摸着自己胸口那片大概是洗不干净的果汁悲叹未来的悲惨生活,其他几个人该干嘛干嘛。不过叶修扣上头纱之前还是没忘了用口型对王杰希说“回头算账。”


王杰希扭头对着镜子调整着单边眼镜,鉴于这个……目前的情况,肖时钦给的这个眼镜里预装了摄像头的事先不要说了吧……


此时,教堂仪式会场里,#划掉#被作者冷落了许久大概已经被读者遗忘的#划掉#杀手A正带着虚伪而忧郁的笑容看着喜气洋洋的厅堂。

杀手A,嗯,是的,这是他的自称,多么有特色,符合他身为神秘人物的风格不是么?(不,那只是作者懒得给你这个炮灰想名字而已……)


他今天要做的事情也十分简单——杀了婚礼的主角之一,那个原本应该成为幸福故事主角的小新娘。

当然他和新娘子没什么仇恨,不过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罢了。至于雇主为什么要这小妞死?这和他没有关系,他不是个八卦的人。身为一个杀手,八卦意味着知道太多,那通常不是什么好事。他只是听中间人说过这小妞好死不死看到了些不该看的东西,当然他的雇主已经从别的渠道进行过威胁了,而且以雇主还能策划谋杀的情况来看威胁效果也十分不错。不过很可惜,雇主显然不认为威胁是个保守秘密的好方法,死人才是!

所以他此刻坐在这里,这个到处充满着腻死人的粉红泡泡和幸福感满溢的与他格格不入的地方,很快这里就会变成充满恐怖的血腥地狱。如今正兴致勃勃地谈论着即将开始的婚礼的无知的人们不知道自己要面对是一出凄惨的悲剧。新郎官,哦,这小白脸的皮相看起来真不错,不输给电视里那些能引得一堆一堆小姑娘尖叫的明星,只是不知道一会儿看见他血淋淋的新娘时会不会吓得尿裤子……(作者无责任注释:以上都是杀手A的脑补与作者无关!)


杀手A默默在脑中勾画着即将开始的行动,这是他的习惯,幻想那些血腥和恐怖的画面并把那场面付诸实施是最能令他兴奋的事情。此刻,他就沉默地潜伏在这最偏僻的角落,这里没人又靠近门口,等下新娘走进来时他可以轻易地从背后射杀然后在众人乱成一团时趁乱逃离~现在,他只需要是伺机而动的猎豹等待着最佳的捕猎机会……


“啊,不好意思,这地儿没人吧?老兄?”一个把长发随意扎了个马尾的青年突然拉着另一个高大的青年一屁股坐到了杀手A左手边,“哎呀,这不过是晚到了一会儿连坐的位置都没有。啧啧,老孙,你说这新·娘·子人缘真~~~好~~~啊!”

不知道为什么,杀手A觉得他在来人提到新娘时听出了咬牙切齿的意味。而和马尾巴一起坐过来的大个子倒是没说什么只是用鼻子哼了一声。


“说的可不是嘛我不过就是去转个圈的功夫啊居然都没地方坐了!啧啧魏老大他们太过分了说什么娘家人儿就居然把最好的位置都占满了真是的真是的真是的,又不是他的婚礼他激动个毛线~再说了,其实我们也算娘家人啊,我们是魏老大的娘家人嘛你说魏老大怎么这点面子都不给娘家人呢?还说什么有碍观瞻,什么叫有碍观瞻啊?我也是很帅的很帅的很帅的啊,我不会比那个枪,咳,那个谁谁谁差的。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他是新郎啊!”还没来得及和左边的青年说位子有人,杀手A右边的位子也被一个说话不带喘气的小青年占据了,对方还一副自来熟的样子拍了拍杀手A的背,“嘿,你说是吧,我是不是也很帅我也挺帅的吧不比那个新郎差吧我跟你说@#¥%……哎哎哎,队…老喻,这边这边这边有·空·位·!”

杀手A被拍得整个人都贴上了前面座椅的靠背时,他觉得自己整个背都麻木了,而那个健谈的小青年还意犹未尽地抖着手,目光锐利得让杀手A仔细思考了一遍自己是不是欠了他钱没有还……


“哎哎,谁说的谁说的,最帅的那是我们老大!我刚才看到了我们老大他#¥%嗷——罗辑你掐我干嘛啊?啥?这个老兄?哦,对了对了,老兄老兄你是什么星座的啊?”杀手A还没从刚才被怕打得差点喷口血出来的情况下缓过劲来,又一个身材高大的青年以拎着板砖的姿势拎着个摄像机站到了杀手A后面的位子旁。他身后还有个看来文文弱弱的小年轻正用力戳着他的背,虽然这小年轻一副战斗力只有5的宅男样,但是他身边跟着的那只宽肩窄腰背毛油光锃亮的德国牧羊犬显然也不是什么好说话的主儿。


“啊,不好意思,打扰了。”一个看着彬彬有礼的青年在话痨青年大力地招呼中走过来,对着杀手A的笑容温柔和煦得犹如二月倒春寒的冷空气,“说得也是呢,啊,我们都没来得及去看新娘子什么样呢。是不是啊?莫凡?”

杀手A惊恐地看着之前他以为无人的前座忽然冒出个沉默不语的青年……不对!之前这个位子明明是没有人的!这个穿着帽衫的小子是从哪个犄角旮旯里钻出来的?!!!


这这是怎么回事……

就这么短短几分钟,原本应该是没人的角落怎么就变得如此躁动不安?这些人都是从哪里冒出来的?虽然一个二个脸上都带着阳光般温暖和气的笑容,但是杀手A赌上自己身为杀手的尊严发誓他此刻感觉自己正像一只坐在隆冬季节西伯利亚苔原的土拨鼠……还是没有可以藏身的洞穴周围围了一圈熊啊狼啊狐狸什么的食肉兽的那种……


他十分想换一个地方,但是目前是来不及了。神父已经走到了台子前,婚礼马上就要开始了——


评论(8)
热度(126)

© 燕皮小馄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