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皮小馄饨

兴欣商店街拐角的那家咖啡店 04

五一玩晕头了,今天来补更……

———————————————————————————————

韩·虽然钱包脸但真的不是坏人·文清第一次觉得自己一直以来钢铁般的硬汉心灵受到了深深的伤害。


这伤害的具体表现为他的脸又黑了两个百分比,但是,可以让嫌犯哭着交代罪行的黑脸对面前的熊孩子却没有丝毫杀伤力。小家伙毫不畏惧地坚定地挡在两人中间,而他身后的叶修正像天下所有熊孩子他家长一样对自家熊孩子的作为笑得花枝乱颤并洋洋得意着。


“我家小周真是好孩子!”

他把自己笑成个S型,一边抖着一边这么宣布着,居然还没把手上的盘子掉了。


韩文清哭笑不得,指望不上大人,他只能试着和孩子沟通:

“我不是坏人,我是来道谢的。”


???

小男孩狐疑的打量着韩文清,纯真剔透的黑眸里写满了“骗子!”二字着实又在韩文清的硬汉之心上狠狠捅了两刀,小钢刃,戳起来带着火花。


“你从楼上下来。”


稚嫩的童音很准确地道出了可疑之处——客人是没有可能到楼上的私人住所去的,这个陌生的相貌有些可怕的男人他又不认识,是偷偷溜进家里的贼吗?是不是应该打报警电话?

小男孩谨慎地观察着这个不知名的闯入者,但是被他护在身后的大人实在是不给面子。


“( ̄y▽  ̄)╭ 哎哟哟,可笑死我了。小周快来给哥揉揉。”

叶修似乎全然不受二人剑拔弩张的气氛影响,一路笑着晃悠着把面条放在桌子上,回身捉过小男孩抱进怀里就是一通乱揉,又在那个嫩乎乎的小脸蛋上吧唧吧唧亲了好几口,眼见着小男孩脸红得像个小苹果一样,才开口替韩文清解释。

“没事没事,人真的是来道谢的客人。”叶修挑了一边的眉毛看了仍旧黑着脸的韩文清一眼,笑得着实欠揍,“就是长得太让人想自卫了哈,对了,你到底是谁啊?”


韩文清考虑自己到底是该用左手里的面条糊死叶修还是用右手的面条糊死自己,这道谢道的他可是连自己保存二十九年的初吻都献出去了,却连名字都没报给人家。不过说到吻,韩文清又看了还笑得没完没了的叶修一眼,突然有点不太确定他是不是真的撞上了对方的唇……算了,那不是重点。


“……你好,我叫韩文清,是为前两天家母接受帮助的事情来道谢的。”他把盘子放在叶修放下的盘子旁边,终于腾出手来端正地说明来意并欠身鞠了一躬,以让自己的道谢更显诚意。


“多大事啊,还特意来一趟,太客气了哈。”叶修抱着孩子,一手抓抓鸟窝一样的脑袋,他可以肆无忌惮地对着韩文清的凶脸开玩笑,但对人家礼貌的感激,却有些不知该怎么回应。


倒是他怀里的小男孩安稳地搂着他的脖子,乖巧地冲韩文清点点头,答道:

“不客气。”


小大人的做派,比抱着他的大人更像家长。


事情似乎终于回到了正轨,一方道谢,一方客气,问候两句,然后……


“咕————”

韩文清的肚子再次不给面子地叫起来。


“哎哟,忘了忘了,吃饭吃饭。”叶修迅速甩掉了尴尬,一边把小男孩放在旁边的高脚椅上,一边给韩文清拽了张椅子,问道,“包子呢?”


“包子?”韩文清四下看了一圈,他没见到任何可以被称之为包子的物体或者盛放的笼屉之类。


“不是吃的那个,是个大高个儿。”叶修拿手比划,“他刚才上去说要给你负荆请罪。”


韩文清这才想起那个抱着鸡毛掸子睡得流口水的青年……那鸡毛掸子原来是“荆”么?


“他睡着了。”


叶修于是转身抻头到走廊口冲着楼上喊了嗓子:


“包子,吃饭!”


楼上传来了一声惨叫,在疑似是撞到了什么的巨大响声之后,接着一阵砰砰啪啪的脚步声合着之前韩文清被偷袭时听到的大嗓门一起冲下来:


“老大老大!强抢你初吻的那个喵星人畏罪潜逃了了了了!!!!”



!!


!!!


叶修一巴掌糊在自己脸上,原本乖乖坐在位子上吃晚饭的小男孩带着一脸颊番茄酱窜上了桌子,先前黑水晶样的瞳孔中奇妙的光华闪过,瞬间变为金黄色,花瓣般粉嫩的嘴唇微微翘起尖利的犬齿突出,一对银白色的三角耳窜出头发,银白色的长尾抽翻了桌上的调料瓶,尖利的爪子轻易在实木的桌子上抓出六道深深的爪痕。


这,并不是个人类的小孩子……


狼族,而且是最纯正血脉的纯血狼妖一族。


金黄色的瞳孔,是狼王特有的标志。


难怪他并不畏惧虎妖的黑脸,尽管年幼,他也确确实实是一只狼王,半血虎妖的威压对纯血狼王几乎无效。


而现在,这只愤怒的幼年狼王踞于桌上,怒视着虎妖大声宣布——


“阿修是我的!”


“小祖宗哎,我的桌子!要钱的!”叶修在一边护着桌子哀嚎着一边冲着冲下走廊的高大青年吼道,“包子你瞎咋呼啥?你老大我的初吻早八百年就没有了好吧!”


咔吧!


韩文清觉得有什么再也回不去从前了,他站起身,和愤怒的幼狼同时咆哮出声:

“阿修/你的初吻给谁了?!!”


评论(9)
热度(82)

© 燕皮小馄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