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皮小馄饨

兴欣商店街拐角的那家咖啡店 02

年底工作比较多,卡文了……不愣说的秘密暂时想不出来,咖啡店这边……觉得和自己的初衷好像也不太一样,等忙完这段看看再修文吧,我真是个废柴……QAQ

((((((((((((((((((((((((((((((((

在韩文清默默腹诽自家娘亲眼神的时候,小狼妖早已收了耳朵尾巴,扬着一个纯洁无辜的笑容,颠颠跑过去ε = = (づ′▽`)づ 一把抱住邋遢男的大腿,完全一副小天使模样……如果忽略他小手在夏威夷大花裤衩下露出来的白花花的大腿上摸啊摸的话。


这是明晃晃的吃豆腐吧……


了解对方真身的韩文清板着脸在心里又刷了一整排弹幕,倒是对邋遢男升起了几分同情,只是那人对小男孩大肆吃豆腐的行径毫无察觉,反而造型夸张地一手拢着扒在自己大腿的小孩儿,一边后弓步把手里的袋子挡在身前,不像是防御,看起来倒有几分交钱包的架势……如果那袋子里不是露着牛奶盒包装袋以及半个翻着白眼的秋刀鱼头的话。


韩文清妥妥黑着一张脸再次举了举手里的礼物,说明道:

“我叫韩文清,是来道谢的,前两天我母亲扭伤了脚多亏了您这里照顾。”


“哦,举手之劳而已。”对方总算是放下了那个气味不佳的袋子,抓抓自己的鸡窝头。


于是两人相互客气几句,一个称赞店家善良热心一个谦虚说不必多礼云云,然后小孩子提醒一句上课要迟到了,答谢的一方说句不多打扰道别走人,从此再无交集亦或者偶尔路过进来喝杯咖啡……本该是这样……


事实是韩文清在和对方说完那一句多谢照应后就憋不出更多的客套赞美,对方似乎也浑不在意,除了开始时一刹那的戒备,似乎就很淡定地接受了韩文清那张威严的脸,并没有他人那种战战兢兢的神情,反而是直接把答谢的礼物拿过去拆包然后……


“哎?这谢礼我不能收啊。”男人颇为遗憾地吧嗒吧嗒嘴里的香烟。


“为什么?”韩文清实在做不来那些“小小薄礼请务必收下”之类的客套,索性直接问,人家对谢礼不满意强要人家收下没意思,大不了他再去换好了。


“我不能喝酒啊。”对方可怜兮兮地耷拉着眼角,对着拆开的谢礼,黑色精致包装的盒子里是支连韩文清都叫不上名字的高级红酒,“用Lafite来做点心有点暴殄天物。”


“……我的错。”张新杰给的资料中似乎是有记录这位店长不是很能喝酒,韩文清才打算送了红酒,倒是没想到对方连红酒都不能喝。


“呵呵,这有什么错不错的。”对方不以为意地把盒子收拾好,推还给韩文清,“挺好的酒别浪费,你真说谢礼的话……你是开车来的吧?”


男人往外偏偏头,店外的停车位上有辆黑色的牧马人。


韩文清不明所以地点点头。


对方立刻说了句“太好了。”一边一把抓起还抱着他大腿蹭啊蹭的小男孩,“那个我们家小楷上课要迟到了……帮忙送一段?”


韩文清和叫小楷的小狼妖互相看了一眼,莫名地在彼此的眼中都看到了一丝嫌弃……


十分钟后,韩文清开着车,副驾驶上坐着已经换了衬衫牛仔裤的咖啡店店长,小狼妖卖萌坐大腿的企图未遂,被扔在后座里可怜兮兮地抱着自己的小书包,在被揉了头之后才又高兴起来扒着车窗往外看。


而直到此时,男人才想起自我介绍。


他叫叶修,那家咖啡店的店长,这其实韩文清早就从资料上知道了,但是听着那微微有点沙哑的烟嗓带着软糯的鼻音,念出自己的名字……有什么,和看那单纯两个白纸黑字是不一样的感受。


韩文清,他回到,知道彼此的名字,就再不是两个简单的路人,羁绊是从一点一滴开始累积的,只是这个时候的韩文清还全没有这方面的认识。


他规规矩矩地把车开到了培训学校的门口,搭着车窗看叶修把小家伙送进校门。


方才邋里邋遢出场的男人此时半蹲着正耐心地听那个依依不舍地孩子说着什么,嘴角带着温柔的笑意,揉揉小家伙的头又给整整原本就很整洁的衣服,才哄着把孩子交给老师,这就是他母亲讲述的那个温柔的暖男店长……


韩文清嘴角上带上了连他自己也不知道的温柔笑意,自己好像看着老婆送孩子的父亲……等等,这是几个意思?他是不是该打自己一拳?好好醒醒?!!


等叶修把不乐意上课的小楷终于哄进学校,拖拖踏踏回来蹭车的时候看到一个比方才更加像黑涩会的乌云罩顶的韩文清。


“哟,老韩怎么了这是?刚学的变脸?”这人自来熟的也是快,二十来分钟的车程,韩文清的称呼连个磕巴都没有地直接变成了“老韩”,一句话末了还拖个带着鼻音的小尾巴,懒洋洋地,好像撒娇……


韩文清差点真给自己一巴掌,他觉得有点不对劲,只能硬声硬气催着人赶紧上车回去。


叶修看他脸色越来越差以为是耽误了什么事情,也不再多话,溜上副驾驶,再度叼上一根烟靠着车窗发呆。


一路无话,直到回到店前。


叶修蹦下车,说句“老韩谢谢了啊。”就要往店里走。


韩文清在后面喊了他一声,终于还是没忍住提了一句:


“那孩子……是妖族。”


这个时代人与妖共存,但仍有些人不是那么能接受其他族类,他一路考虑很久觉得还是应该通知这个监护人一声,毕竟那纯血的小狼妖有着别样的心思,别弄到最后落个双方受伤的结果。


叶修一愣,继而细细打量了韩文清一番,噗嗤笑出声来,眉眼弯弯的,十分耐看。

“看不出来啊,老韩,你还是这么爱操心的人。”他调侃到,在韩文清脸色更黑准备一脚油门走人之前说道,“我知道,从我把小楷带回家就知道。可那又怎么样呢,我们现在是家人啊。”


韩文清觉得自己的心漏跳了一拍。


然后他听到叶修抓抓头发嘟囔道“再说了一只小萨摩能有什么危害啊~”


尼玛,那是北极狼!纯血的北极狼!萨摩你妹啊萨摩!


评论(12)
热度(81)

© 燕皮小馄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