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皮小馄饨

【全职高手】那些不愣说的秘密之周泽楷的心事7[ALL叶/周叶主]

QAQ连续加了一个月的班了,啊啊啊我要休息啊o(≧口≦)o

———————————————————————————————

乱糟糟的一夜过了大半,韩文清被紧急电话叫回了警局,周泽楷被睡得人事不省的叶修当成垫子压在床头,魏琛看看已经被占得满满当当的单人床自觉窝到墙角靠着柜子冲盹。


凌晨三点多的时候,靠着墙充当人形靠垫的周泽楷梦到叶修浑身是血的倒在地上,想过去帮忙却被一个火炉压住一动不能动,惊醒来才发现竟然是怀里的叶修开始发起了高烧。他想起身找医生,可大半个身子都被压麻了动不了,只能用床边的空药盒砸醒了魏琛。


魏琛迷迷瞪瞪爬起来看见空药盒,认定这等糟心事必是叶修那祸害干的,骂骂咧咧地撸着袖子爬起来企图教训扰人清梦的家伙一顿,结果被小青年急得快要哭出来的神情和叶修通红的脸吓得瞬间清醒,火烧屁股一样冲出去找医生。

不多会儿,值班医生便被魏琛拽着领子拖进来一查,好么,之前包扎好的伤口全裂开了,绷带红了一片,人烧的都意识模糊了。

片刻前还狼狈不堪的中年医生立刻职业本能发作,忍不住对着两人就是一通数落。魏琛点头哈腰表示虚心受教,周泽楷咬着嘴唇低头不吱声,只默默记着注意事项。眼见眼前病患家属们一副“痛改前非”的样子,医生叹口气,收了口,给换了药又打了点滴,再叮嘱几句便离开了。


送走医生,魏琛拖个椅子上过来看着点滴,可没一会儿又起了鼾声。周泽楷看他也是眼下一片青黑,轻手轻脚地拿衣服在地上搭个窝铺把人弄进去睡稳当了,自己却一点也不敢睡了,坐在之前魏琛窝着的椅子上盯着床上的病号看。


叶修的长相并不是周泽楷这种帅到没朋友的类型,也不是让人一眼惊艳的那种,但就是很耐看。他属于晒不黑的体质,警校多年的摸爬滚打也没能把他那身白皙的皮肤染出古铜或者小麦色。现在高烧,倒是给他染上了一层不正常的粉红色,白里透粉很是漂亮,却让人无比揪心。


周泽楷小心注意着点滴,又给病患掖了掖被角,只留了一只苍白的手扎着点滴的针头,搭在床沿上。

兴许是感受到了寒意,昏睡中的叶修小小的呜咽了一声,动了动身体就要把手缩回去。周泽楷赶紧把手虚握在叶修的手背上,虚虚拢着,小心地保持在不碰针头又能守护对方的位置,努力给那份清白增加几许暖意。


叶修的手非常漂亮,曾经警校宣委在宣传册上登过一张叶修演奏钢琴的照片——那照片并不完美,大体就是学校联谊会抓拍的模样。但是穿着制服的青年,合着双眼,微微偏着头,嘴角噙着温柔的笑意,修长漂亮的手指弹跳在黑白琴键间的模样不知引发了多少不知情少女的尖叫。周泽楷也曾见过这只手在一大堆拆散的枪械零件中翻飞跳跃,犹如翩飞的精灵,刹那间便组合好一支枪械,而那手的主人蒙着厚厚的眼罩笑得嘲讽又嘚瑟。

然而此刻手和手的主人一样都相当颓唐,失了往日的活力,有气无力地半垂着,因为点滴注射和冷气的缘故显得几分清白灰败……


想保护,想珍惜,是放在心头上的那么一个人……有什么冲动已经到嘴边,咽不下去,只能一吐为快。


周泽楷轻轻低下头,在此刻缺乏生命力的指尖上印下一个蝶触般的吻,仿佛是在传递自己的生命力,又像骑士宣誓忠诚的誓言。


等等我,不会太久,我会追上你。等到我可以和你并肩,可否和我,在一起?


这大概是最糟糕的告白,环境不对,气氛不对,地点也不对,而且告白的对象还处于带伤昏迷的状态……不,就算醒着,刚失去挚友搭档的前辈也不可能有余裕来处理这份感情吧?周泽楷这么想着自己的气势也矮了三分,他甚至庆幸自己忍不住脱口而出的告白并没有人听到……


评论(11)
热度(94)

© 燕皮小馄饨 | Powered by LOFTER